• <small id="vhceb"><listing id="vhceb"><nav id="vhceb"></nav></listing></small>

      <tbody id="vhceb"></tbody>
      <code id="vhceb"><delect id="vhceb"></delect></code>

    1. <tbody id="vhceb"></tbody>
      <small id="vhceb"><div id="vhceb"></div></small>
      <small id="vhceb"></small>
    2. <small id="vhceb"></small>

      身陷十面埋伏的廣東,在為誰哭泣

      發布日期:2006-11-16
      昔日霸王項羽,力能扛鼎, 才氣過人,破釜沉舟,大破秦軍,自立為西楚霸王,擁兵40萬,顯赫一時;卻終不敵劉邦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圍霸王于垓下,陷項王于十面埋伏,四面楚歌之境地。可憐一代梟雄,800騎倉皇出逃只剩28騎,落得自刎烏江之悲涼下場。

        廣東曾經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先行軍,是中國實現現代化的排頭兵,改革開放20多年來,廣東充分發揮毗鄰港澳、海外僑胞眾多的地緣人緣優勢,抓住機遇,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快發展,經濟社會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原來經濟比較落后的邊陲省份一躍成為經濟大省。

        在廣東,全省生產總值由1978年的186億元增加到2004年的16039億元,年均增長13.4%,經濟總量占全國的1/9強,財稅總收入、實際吸收外資金額和進出口貿易總值分別占全國總量的1/71/61/32004年全省進出口貿易總值3571.3億美元,連續19年居我國各省市區第一。26年來全省累計實際吸收外商直接投資1505億美元,占全國的26.8%2004年全省金融機構存款余額30723億元,約占全國的1/8;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370億元,占全國的1/9強;人均GDP超過2300美元,其中珠三角地區超過5200美元。全省有七大民用航空機場,是全國機場分布密度最高的地區。移動電話用戶、固定電話用戶和國際互聯網用戶數量分別占全國的1/71/101/6

        但是同樣是廣東,這個我國唯一跟亞洲四小龍有陸地接壤的省份,跟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香港只隔著一條街,一條河,我國經濟特區最多的省份,擁有深圳,珠海,汕頭三個經濟特區,還擁有眾多的沿海開放城市,國家政策扶持最多的省份,我國經濟的王牌,現在卻如落魄的霸王一般,面對兄弟省市的追擊,改革力度弱化,發展遲緩,由“標兵”到“追兵”,一系列重要指標相繼失守,競爭力下滑,發展后勁不足,曾經的經濟模式受到了巨大的考驗。

        一.山東的GDP將超過廣東

        據報道,在2004年統計數字發表之后,山東省統計局局長杜昌祚曾表示:“2004年山東與廣東的GDP之差只有550億元,而山東每年的GDP增加絕對數有2000多億元,山東有可能成為全國經濟總量第一。”據2005年上半年的統計數據,山東的經濟增長速度為15.4%,而廣東的經濟增長速度為12.6%,山東比廣東多出2.8個百分點。這一差距如果維持到年底,山東的經濟總量將僅比廣東少220億元左右。增長趨勢若保持到2006年年底,山東就將超越廣東,成為全國經濟總量第一的省份。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半年的規模工業增加值外,山東對“十一五”期間制造業發展的規劃也十分龐大。根據規劃,預計未來的五年內,山東將投資2萬億元到制造業中去。山東將打造電子信息、汽車、船舶、石化、家電、食品、服裝七大產業鏈。膠東半島的定位則是“國際性先進制造業基地”,到2010年半島制造業基地的GDP也將達到人民幣1萬億元,在20044811.61億元的基礎上翻一番多。

        被譽為“世界制造業基地”的廣東,2005年上半年的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僅為17.1%,同比回落6個百分點,廣東首次把工業全國第一的位置拱手讓給了山東。

        而廣東跟山東比較,還有一個硬傷則是:最市場化,制造業發達的廣東沒有世界級的品牌,而山東有了自己的驕傲――海爾。

        海爾集團創立于1984年,20年來持續穩定發展,已成為在海內外享有較高美譽的大型國際化企業集團。產品從1984年的單一冰箱發展到擁有白色家電、黑色家電、米色家電在內的96大門類15100多個規格的產品群,并出口到世界160多個國家和地區。2004年,海爾全球營業額突破1000億元。2004年,海爾蟬聯中國最有價值品牌第一名,品牌價值高達616億元。2004131日,世界五大品牌價值評估機構之一的世界品牌實驗室編制的《世界最具影響力的100個品牌》報告揭曉,中國海爾唯一入選,排在第95,實現中國品牌零的突破。

        據《中國經濟周刊》了解,長三角,京津塘投資環境和政策的優化對資本的吸納已經形成了分流。而就外貿進出口方面來講,中國經歷了從廣東一個口子到全國多個口子的轉變。隨著沿海城市在基礎設施建設,尤其是港口的建設,大連、上海等港口城市對于中國外貿作用有了明顯提升,廣東的外貿進出口作用相應也減弱了。

        珠江三角洲地區三個核心城市——廣州、深圳、東莞的外貿進出口、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均出現較大幅度回落或放緩,而江門、梅州等城市,一些重要經濟指標甚至出現了負增長。

        5月份,廣州引以為豪的三大支柱產業,除汽車制造業比上月增幅提高外,電子產品制造業和石油化工制造業比上月增幅分別回落12.35.1個百分點。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資料顯示,2005上半年,廣東省經濟運行出現下滑趨勢,七項重要經濟指標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廣東省省長黃華華直言廣東經濟發展“形勢嚴峻”,要求各地“動員一切力量投入到加快發展經濟中去”。

        廣東國內生產總值(GDP)多年位居全國第一位,是廣東可以拿得出手的王牌之一。但在世界經濟都在大發展的二十一世紀開始的時候,卻傳出這樣讓廣東人心碎的消息。廣東究竟怎么了?

        其實廣東發展也不慢,全省生產總值由1978年的186億元增加到2004年的16039億元,年均增長13.4%,分別高于全國和世界同期平均增幅3.710個百分點,經濟總量占全國的1/9強,問題是大家都在發展,速度慢了就是退步。1995年起,廣東人均GDP被浙江超越。1996年始,經濟增速被江蘇,浙江,山東普遍超越;1996-2002年,經濟年均增速甚至落后上海0.7個百分點。進入2004年,一季度珠三角經濟增長14.3%,一反十幾年常態轉向低于長三角的14.4%1-5月,廣東外商實際直接投資和固定資產投資被江蘇雙雙超越而退居全國第二位。

        前面已有“標兵”,“追兵”后面還有“追兵”,2004年就有廣東、山東、江蘇和浙江四省的GDP超過一萬億人民幣,當年廣東GDP總量達16040億,居第一位;山東以15490.7億居第二位,江蘇GDP總量則超過15000億稍低于山東而列第三,浙江以11243億列第四。四省的GDP總值尤其是山東,江蘇的GDP總量相差無幾;而各省的GDP增速更說明問題,廣東2004年GDP增速為14.2%,而山東是15.3%,江蘇超過14%,浙江則是14.3%,廣東的GDP增速比山東要慢1.1個百分點,而后面的江蘇浙江也沒有閑著,它們都在奮起追趕。以1996年為基數,7年來我省經濟增長累計落后于浙江30個百分點,落后于江蘇與山東20個百分點,僅比全國平均水平高15個百分點。

        在前有標兵,后有追兵的境地里,迷茫的廣東,在為誰哭泣?

        二.經濟特區不特

        廣東有深圳、珠海、汕頭三大經濟特區,是我國擁有經濟特區最多的省份。經濟特區曾經是我國改革的窗口,是我國經濟發展構想的試驗田,也曾經是我們的驕傲,但是進入新世紀,它們的現狀卻不容樂觀。

        2004年度全國城市GDP排名中,深圳市GDP總量3423億不敵不是經濟特區的蘇州(3450億),并且增速比蘇州(同比增長17.6%)低0.3個百分點在全國城市排名中列第五,排在前五名的還有上海、北京、廣州、蘇州。而汕頭市604億位列69位,珠海市546億位列82位,不敵同省兄弟中山市的610億。

        說到經濟特區,比較成功的是深圳,汕頭現在還在怎樣重塑政府、企業信用的問題上搞得筋疲力盡,珠海則在吞食當年重復建設的苦果。相比之下,深圳則在國家的扶持下,利用緊鄰香港的地緣優勢,吸引外資,發展外向型經濟,成果斐然。但是現在也有不少問題呈現出來。

        1994年以前,深圳一直居全國城市吸引外資首位。1995年起,上海開始成為引進外資最多的城市,深圳屈居第二。2000年,上海進而在累計合同利用外資和實際利用外資方面都遠遠超過深圳,蘇州后來居上,各項利用外資指標接近或超過深圳市。而且長三角引資規模大、技術含量高。深圳平均單個專案的引進外資額僅為上海浦東的39%、蘇州的63.6%、昆山的67%,甚至低于全國引進外資的平均規模水平。

        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東,深圳的地位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挑戰。據《南方周末》,作為經濟特區的優惠政策,至2003年實際上只剩一條,即企業所得稅按15%計征。這使得經濟特區的吸引力下降,比“特區還特”的上海浦東則吸引力持續上升。同時,其他城市也在跟深圳同臺競爭,江蘇省蘇州市GDP超過深圳引發震動,而當聽到蘇州人空運當地肥美的螃蟹,千里迢迢送給深圳和東莞一帶臺商的故事,那么為什么蘇州比深圳更能吸引臺資的問題就不成為問題了。

        當特區不特的時候,深圳在為誰哭泣?廣東又在為誰哭泣?

        三.長三角全面超過珠三角

        珠三角曾是廣東乃至全國的驕傲,珠三角城市群覆蓋的空間地域范圍包括廣州、深圳兩個副省級城市,珠海、佛山、江門、東莞、中山5個地級市和肇慶、惠州等縣級市。在珠三角,9個城市中有6個人均GDP30000元以上,深圳最高,為46388元。從19952003年,珠江三角洲GDP平均增速為13.8%。但是現在很多指標已經被長三角打破了。

        一直作為我國經濟發展“領頭羊”的廣東經濟今年一、二季度首次“落伍”了。2005年第一季度,占廣東經濟總量一半以上的廣州、深圳的GDP增幅分別下降了5.55.8個百分點,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廣東其他地級市的工業增加值同比增幅回落最多的有30%,最少的也有3.5%

        據發改委公布的數據表明,2005年上半年,長三角實現GDP16122.40億元,珠三角7312.22億元,分別約占全國經濟總量的24%11%。單位國土面積GDP產出分別為1471萬元、1334.35萬元;長三角GDP總量是珠三角的2.2倍,單位國土面積產出是1.1倍。

        在吸引外資的領域,2005年上半年長三角實際利用外資總額145.00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18.98%,而珠三角只有55.14億美元,增長僅5.30%。“臺資北移”,“外資北移”在廣東引起恐慌。為了穩定投資者信心,20054月下旬廣東省政府辦公廳、省外經貿廳和省臺辦聯合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臺商沒有移情別戀”、“廣東仍是外商投資熱土”,并列舉大量事實來佐證。

        但是《2004年廣東省區域綜合競爭力評估分析報告》卻指出,珠三角地區的綜合競爭力雖然強于長三角,但增長后勁明顯不如長三角。

        在外貿方面,長三角對珠三角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今年就傳出,廣東對東盟貿易增速低于全國水平,增幅落后長三角20余百分點。由于對東盟進出口貿易發展增速明顯落后于全國水平,廣東對東盟貿易額在全國所占的比重逐年降低:入世后的2001年廣東對東盟進出口總額還能占36.8%的比例,到去年該比例已經下降到30.5%。而來自海關的最新統計,今年前7個月該比例已經進一步降至28.1%。

        在對東盟貿易增速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的情況下,廣東對東盟貿易增速更是落后于長三角兄弟省市。入世3年間上海、江蘇和浙江與東盟的貿易年均增速分別達到54.6%51.2%54.9%,廣東則只有28.2%,差距多達20多個百分點。

        與長三角省市相比,廣東不僅在出口方面,而且在有效利用東盟的石油、天然氣、煤、原木等資源型產品補充國內不足方面也相對落后。入世3年來,廣東自東盟的進口年均增長率低于上海和浙江超過30個百分點,低于江蘇24個百分點。今年1-7月,廣東與東盟進出口貿易增幅仍然落后于上海、江蘇和浙江超過10個百分點。

        由于廣東的絕大部分出口是由珠三角創造的,廣東對東盟貿易增速低于全國水平實際也是珠三角對東盟貿易增速低于全國水平。這也表明長三角在外貿方面已經開始趕超廣東。

        長三角對外貿易和實際利用外資在規模上(出口略低)均已超過珠三角。這表明,外資投資的熱點正從珠三角向長三角轉移,珠三角外向型經濟的優勢正在弱化,長三角將逐漸取代珠三角成為外商投資的熱土。

        當珠三角被超越的時候,廣東在為誰哭泣?

        四.最富的在廣東,最窮的也在廣東

        “最富的在廣東,最窮的也在廣東。”這是廣東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生動寫照。GDP總量連續十幾年位居全國第一的廣東,有三分之二的地區人均GDP低于或等于全國平均水平。

        在珠三角,9個城市中有6個人均GDP30000元以上,深圳在全國最高,為46388元。從19952003年,珠江三角洲GDP平均增速為13.8%2005年上半年珠三角實現GDP7312.22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18.9%,人均GDP達26941.8元,是全國最富裕的經濟區域。而東西兩翼、山區19952003年的GDP平均增速則僅為9.9%10%2003年,東西兩翼和山區,面積共11.75萬平方千米,占全省的66%。2002年末的人均GDP僅為珠三角的1/51/6,處于遠遠落后的狀況。

        據省扶貧辦陳國珊介紹,50個山區縣占全省總人口的39%,占總面積65%,2003年全省50個山區縣GDP總計只有2104億元,不及廣州一個市的一半;財政收入僅為46.6億元,平均每個區縣還不足1億元。農民人均純收入3568元,增長3%。其中,16個扶貧開發重點縣GDP總計才341億元;財政收入只有8.4億元,平均每個區縣更是只有5000萬元左右;農民人均純收入僅為3366元。

        其中東西兩翼地區包括東翼的汕頭、潮州、揭陽、汕尾4市和西翼的湛江、茂名、陽江3市。全區面積共4.74萬平方千米,占全省的26.4%。2002年常住人口3224萬人,約占全省總人口的42%。

        山區包括:從化市、南澳縣、仁化縣、南雄市、始興縣、翁源縣、新豐縣、曲江縣、乳源縣、樂昌市、東源縣、和平縣、龍川縣、紫金縣、連平縣、梅江區、梅縣、蕉嶺縣、大埔縣、豐順縣、五華縣、興寧市、平遠縣、惠東縣、龍門縣、海豐縣、陸河縣、陽春市、高州市、信宜市、高要市、廣寧縣、新興縣、羅定市、云浮市區、德慶縣、郁南縣、封開縣、懷集縣、清新縣、英德市、佛岡縣、連山縣、連南縣、連州市、陽山縣、饒平縣、潮安縣、普寧市、揭西縣共50個山區縣(市、區),面積共11.75萬平方千米,占全省的66%。2002年末山區人口為3100.80萬人,占全省總人口的40.53%。

        在廣東,最富裕的東莞市,生產總值接近950億元,是廣東最貧困城市的6.9倍;東莞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是8481元,相當于最貧困城市河源兩個半農民的年收入。

        廣東已經成為全國經濟最不均衡的地區之一。

        經濟的不均衡始終制約著廣東的發展,在“構建和諧社會”的目標上,廣東更是重擔在身。

        最富的在廣東,最窮的也在廣東,廣東在為誰哭泣?

        五.民工棄廣東而去

        珠三角是市場經濟發展比較早的地方,用工需求比較多、比較大。廣東省總工會的資料顯示,在廣東,外來務工人員總數已達到3100萬人,約占全國總數的1/4.外來工,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高達25%,極大地促進了廣東經濟的快速發展。

        過去農民工一般都涌向珠三角。隨著目前各地經濟的迅速發展,用工需求急劇增加,有資料顯示,對農民工需求還在增加。過去不, 少地方和企業認為是沿海地區、企, 業養活了“農民工”,于是在對待農民工的態度上擺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態,農民工的工資待遇幾年、十幾年沒有太大的增長,工作環境沒有太大的改善。對于農民工的社會地位沒有考慮,一直把他們當成“過客”、“游民”、“外人”。對過去處于用工“壟斷”地位的地區和企業來說,農民工處在被動地位,“沒話說”。現在不同了,各地的經濟發展如雨后春筍,農民工有了“選擇”的機會,哪里工資待遇高、待他們好,他們就涌向哪里。

        目前廣東已經出現“民工荒”,廣州、深圳、東莞等地急缺200萬工人。招收大量的生產工人,成為珠江三角洲一些企業的頭等大事。

        “民工荒”使廣東勞資問題一下子突出起來。

        在廣東“三資”與私營企業有64.4%存在拖欠工人工資、克扣拒發工資現象,近年來70%以上的工人群體性事件都因拖欠工資問題引起。

        據湖南省勞動保障部門調查,在廣東從事制造業的工資為600/月,而北京、上海等地建筑行業的工資一般在1000/月左右,相比之下,廣東地區的工資水平已不具吸引力。而在粵1000多萬外來工中,來自湖南的幾乎占據了半壁江山。

        來自廣東統計部門的調查顯示,珠江三角洲的企業從2004年起普遍提升工資,其中普通工人價格上漲4.4%,工程技術人員價格上漲4.7%,工程管理人員價格上漲1.6%.在省會廣州,已經將最低工資標準提高到廣東省一類城市684/月。廣東省統計局農調隊最新調查顯示:廣東企業為農民工每月支付工資1066元,繳納社保金100元,但依舊未能擺脫民工短缺的困擾。

        工資低是一個主要原因,而企業對工人不太人性化則是另一重要因素。

        200522日下午,外來工朱創閣躺在廣州市芳村區人民醫院住院部的病床上,痛苦地閉著眼睛。他的工友正拿著理療儀小心地為他骨折的腰部做著治療。

        今年40歲的朱創閣來自湖南岳陽。130日,他和工友在某汽車銷售公司討要欠薪時,突然遭到一群不明身份人員當街毆打,13人被打傷,他的腰椎骨當場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而長三角省市在人性化對待工人上,則比廣東更有力度。

        義烏佳潔有限公司專門為民工安排了接風宴、到浴場洗塵;義烏市奧蘭有限公司則給每個準時返回的老員工以“紅包回報”;義烏卉林干花有限公司明確規定,按時返回的民工除報銷車票外,另加一級工資;浪莎集團、真愛集團則組織了精彩的文藝晚會,待民工返回時演出;更多的義烏企業在春節期間將民工宿舍樓粉刷一新,更換家具,還將民工的床單被套進行了換洗,收拾得干干凈凈,等候他們回來。留人要留心。除了在這些細節上給民工溫暖外,影響他們去留的關鍵還是收入。去年下半年來,義烏的工資水平普遍提高100-200元,而且,不少企業沒有為了留住民工,采取節前暫扣一個月工資的強硬辦法,相反對按時返回的民工還進行獎勵。這些措施給民工的心理影響很大,也更能留住“民心”。

        在宜興,流動人口登記數達1000人以上的單位或區域,都建立了“新市民社區”,建立流動人口民本化管理網,“新市民”和本地居民一樣在就業、經商、購房、子女入學、車輛上牌、領取駕照等方面“享受平等待遇”。

        一邊是廣東惡劣的工作場所,一邊則是長三角省市向產業工人提供較高的工資水平,更加人性化的工作環境,你說,工人會選擇哪里呢?

        當民工都棄廣東而去的時候,廣東在為誰哭泣?

        六.可怕的廣東治安

        關于廣東的治安狀況,相信到過廣東的人都知道。

        這個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市,每天都在演繹著街頭割包,飛車搶劫的故事,而這些故事正成為新浪,網易,搜狐以及《南方都市報》,《羊城晚報》,《深圳特區報》等新聞媒體每天必有的內容。在這里你可以看到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警察一手拿手槍,一手拿“鉤槍”的情形。

        不久前臺灣作家龍應臺獨自到廣州旅游時,在街頭被扒手偷走所有的證件、銀行卡與現金。她過后向廣州市公安局報案,該案至今未有任何進展。

        根據統計數字,廣東省2004年的刑事案件有51萬起,其中廣州市的刑事案件立案數11.17萬宗,比去年下降了3.8%,破案率為32%,比去年提高了2%。廣東的案件總量占全國總量的1/9,單單廣州的刑事案件數量就比不少西部省市全年的案件總數。

        面對廣東嚴峻的治安形勢,就連廣東省公安廳廳長梁國聚也表示,廣東省的警力嚴重不足,在維護全省的治安方面顯得力不從心。

        廣東治安的現狀不是一天可以解決,而我們還要繼續生活。網上最近就開始流傳《廣州生存功略》,算是廣東惡劣治安環境下,人們生活的縮影。攻略上說了不少在廣州生存的基本法則。比如:

        1: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主動向你打招呼的人。尤其是那些號稱是你朋友的朋友的人,很多情況下,他們都是騙子。

        2:不要在車站周圍打公用電話。私人的公用電話一般都做過手腳,隨便一個電話,收你幾百元,不給就會挨打。車站廣州的IC卡電話有的也做過手腳,其中也會有各種各樣的騙局,因此,最好是自己帶手機來廣州,或者根本別在這里打電話。

        3:千萬要拉著你的小孩子的手不放,數不清的人販子在你出站的那一刻起便盯上了你的寶寶。

        4:千萬別揀地上的錢包或者值錢的東西。如果有人揀了想和你平分,你也千萬別以為那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5:盡量不要在車站廣場的地下廣場買東西。那里所有的檔口都在賣假貨,你一旦問了價錢不買的話,你就休想輕易脫身。

        6:出站前,把你所有的首飾都摘掉。小心的耳垂和你的耳環一起被人搶走。

        7:不要同情任何人。也許有的人真值得你去同情,但多數情況下,被你同情的人會反過來傷害你。

        8:千萬要隨手拉著你的行李,你的行李隨時都可能不翼而飛。

        9:不要隨便問路。最好在廣場打的直接到你的目的地,因為廣州的士比較正規。在廣場的左側是公共汽車站,你也可以在這里直接乘公共汽車到你的目的地。

        10:萬一有人捅了你一刀或者幾刀,記著打120,救護車最快會在10分鐘內到達。

        11、在廣州任何一個地方打手機一定要到安全的地方去打,否則很有可能會被搶,打手機的時候,身子要不停的轉,注意身邊的人!

        12、火車站里見人就發東西的一定不要接,否則一張地圖會要你100元的或者更多!

        13、身上的現金一定不要帶多了,車票和現金一定要分開放,免得錢沒了車也上不了啦!

        14、在廣場走路最好找人多的地方走!下車的時候最好找人多的地方下!

        15、遇到手拿著注射器的,你一定要離遠點,別看,小心那人發狂,注射到你的體內。這些人一般都在進入地下停車室的通道臺階上!

        16.看到摩托仔跟年輕搭客關系密切且眼神不定、四處游弋的,離遠點;

        17.在車站等車退到路基內側掏錢包拿錢;

        18.將行李放在出租車后排時,一定要將車后門、后窗鎖死。

        19.上了街就提醒自己已身在戰場,危機四伏;

        20.非生活所迫,離開廣州是終極方案。

        生存攻略雖有些片面,但是也的確說明了在廣東創業、生存的艱辛。當廣東被嚴峻的治安形勢埋伏時,廣東在為誰哭泣?

        七.“油荒”告訴廣東什么?

        在能源方面:

        廣東“油荒”為歷年所罕見,在持續時間長、影響范圍廣、短缺品種多等方面均破了歷史紀錄。

        2004年,全省能源消費總量為15210.47萬噸標準煤,比1990年增加11147萬噸標準煤,年均增長9.9%;全社會用電量2387.14億千瓦時,比1990年增加2028.14億千瓦時,年均增長14.5%。與常規能源資源十分匱乏不相稱的是,廣東的GDP的能耗仍大大高于國內一些發達省市水平。2003年,廣東萬元GDP能耗為0.96噸標準煤,比江蘇高8%,比浙江高18%。由于本地能源產量有限,隨著消費總量快速增加,廣東一次能源自給率持續下降,從1990年的25%下降至200418%;同期煤炭的自給率由30%下降到11.9%,外省調入及進口能源的比重和數量迅速攀升,能源安全供應壓力較大。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員楊青認為,廣東對外能源依賴度高達90%以上。

        特別是2003年以來,隨著廣東經濟進入新的一輪快速增長周期,工業用能的強勁增長,廣東電力出現了自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電力供應緩和以來的首次緊張,久違的拉閘限電現象再次出現。廣東電力供應從2002年以前的缺電力、不缺電量轉化為電力、電量雙缺局面。2003年廣東全年有17個市累計錯峰最大負荷71萬千瓦,錯峰電量3655萬千瓦時。

        2004年,廣東電力強制錯峰電量3.9億千瓦時,錯峰電量46.99億千瓦時,最大錯峰負荷合計650萬千瓦。

        2005年的電力供應仍呈全年性、全網性、資源性缺電及電力、電量雙缺局面,電力供需形勢比2004年更為嚴峻,將可能成為全國缺電最嚴重的地區。全年電量缺口237億千瓦時,約占全年全社會用電量的9%。今年718日,廣東電網統調負荷最高達3306萬千瓦,今年以來第9次突破歷史紀錄,比去年同期增加548萬千瓦,相當于西部一個省份的電力負荷。

        目前廣東省能源消耗高、消費大的狀況仍未能得到根本的轉變。根據能源利用效率的測算,廣東省平均為百分之三十六,上海市為百分之三十九,浙江省為百分之四十,而發達國家一般為百分之五十。

        在土地資源方面:

        在廣州,其土地消耗已達到極限,規劃用地380平方公里已基本用盡。

        深圳土地只有0.2020萬平方公里,相當于其他城市的一個縣,僅為北京的1/8,杭州的1/8,上海的1/3,廣州的2/7,而且大部分是高山丘陵,而不是一馬平川。其中,可建設用地總量為767平方公里,已占用的建設用地已達513平方公里,僅剩254平方公里的建設用地,土地資源非常緊張。1996-2002年,深圳市平均出讓土地約為13.03平方公里,開發量比較大,這已影響到未來可持續發展等。狹小的土地已經嚴重制約著深圳經濟的發展,成為深圳經濟發展的瓶頸,城區的土地基本開發完畢,新的土地又生長不出來,可供土地逐步減少,深圳新建的商品房呈下降趨勢,有些房地產商轉移到外地發展。

        目前東莞建設用地為145萬畝,占東莞土地總面積39.2%,全市土地面積為2465平方公里,約370萬畝。目前東莞建設用地占去145萬畝,占土地總面積39.2%,其中工礦和居民占用地122.8萬畝,工礦建設用地占一半,交通運輸道路用地14.1萬畝,水利用地8.1萬畝。目前全市農用地面積184.2萬畝,占土地總面積49.7%,1999年省下達東莞市基本農田保護區60萬畝,截至2004年,東莞市純耕地實際只有22.77萬畝。東莞急需盤活已批未用的14萬畝閑置土地,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東莞市人多地少,后備土地貧乏,土地資源成為今后發展經濟的主要瓶頸,

        在水資源方面:

        被認為空氣里也能擰得出水來的廣東,近年來由于工業污染和無節制用水,廣東省40座城市中有30座供水量緊缺,四分之三的城市目前頻亮水荒紅燈。

        據廣東省水利廳水資源公報顯示,目前廣東人均水資源利用量已達五百三十五立方米,居全國之首,但在節約用水方面還沒有形成完善的政策法規和有效的管理機制、經濟措施和技術手段。

        有水利專家指出,除工業污染造成廣東可利用淡水資源減少的因素外,全民節水意識淡薄是廣東缺水的重要原因之一。如在廣州,該市人均用水量每天高達三百五十升,居全國之最。而同樣是特大城市的北京,人均用水量則只有二百五十升左右,上海更只有一百五十多升。

        各種資源消耗的無節制導致原本資源匱乏的廣東發展被動,土地緊缺,水污染嚴重,煤炭、石油、礦石等大宗能源材料以外地和國外供應為主,電力供應嚴重不足;外援性經濟發展使廣東的工業產業處于經濟附加值較低的產業鏈環節,資源和市場“兩頭在外”,加大采購成本的同時卻提不高產品售價,企業處于低利潤空間,不利于經濟持續、穩定地增長。

        當廣東深陷土地資源、水資源、能源危機的埋伏時,我們要為誰哭泣?

        八.廣東企業在為誰哭泣?

        從80年代的“粵糧珠水”到90年代的家電和高新技術產品,“廣貨”風靡大江南北。廣東的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連續10年居全國第一,產值占全國同行的三分之一,產品出口占全國的40%。僅珠三角2002年服裝產量仍高達22.53億件,平均全國每人1.8件;微波爐(1382萬臺)、空調機(1324萬臺)、電視機(2410萬臺)等產量很大。近些年隨著產業結構不斷調整和優化升級,高新技術產品增速快,如2002年,大規模半導體集成電路增長27.8%,微波通信設備增長67.5%,移動通信設備增長188.0%,微型電子計算機增長31.4%,移動電話增長67.7%,彩色顯像管增長39.1%,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和日用消費品生產和出口基地之一。

        雖然自2001年中國實施名牌戰略以來,廣東累計獲得的中國名牌已達到109個,廣東無論是企業數量還是產品品牌,都遙遙領先于全國其他地區,目前中國名牌量穩居全國之首。

        但是現在的情況這種情況正在被改變。

        例如在制鞋業上,廣東制鞋業年產量近30億雙,約占全國產量的60%,但只有深圳“百麗”一個品牌被評為中國名牌產品!而浙江溫州一個市的制鞋業就擁有3個中國馳名商標、3個中國名牌產品。

        在馳名商標方面,2004年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新認定的15件國內馳名商標中,浙江省有“潔麗雅”、“AAA”、“五芳齋”、“華立”等四件商標榜上有名,新增數全國第一。至此,浙江省擁有了馳名商標36件,居全國首位。

        而近年來,廣東的企業也出現了不少問題。

        健力寶,一種被西方人稱為“魔水”的飲料,它曾是廣東品牌的象征,是“珠江水”的代名詞。廣東健力寶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1984年,以飲料為主導產業,集制罐、塑料、包裝、藥業、酒業、食品、體育、房地產等為一體的大型現代化企業集團,曾連續八年被評為全國工業企業500強,19881997年連續十年蟬聯大陸軟性飲料銷售冠軍,2003年健力寶集團營收超過人民幣28億元,集團品牌價值達人民幣102.15億元。然而在最近幾年外資企業大舉進入中國內地,飲料行業競爭加劇,健力寶近五年來業績每況愈下,表現落后其他同業,加上機器設備老舊,生產效率也跟不上競爭對手,陷入現金流量短缺、負債比攀高,又無力更新設備的惡性循環。于是在飲料市場火爆的時代,因各種問題,健力寶被臺灣的飲料巨頭統一集團統一了。

        而廣東的空調龍頭企業也出現了問題。200582日科龍公司發表公告稱,因涉嫌經濟犯罪,公司董事長顧雛軍、執行董事兼副總裁嚴友松等5人被公安部門立案偵察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據悉,科龍的114億的資產中有82億的債務,負債率居高不下,2005年一季度公司還有248億的現金,但就是遲遲不還銀行的貸款。而公司在2004年的應收賬款1178億元,其他應收賬款2億元,據此,有人推測,那1178億應收賬款和2億的其他應收賬款實質上沒有參加主營業務的周轉,被人挪用了。科龍危機了,海信就來了。20059月中旬,海信副總裁湯業國入主科龍擔任總裁。曾經在中國11次奪得全國空調銷量冠軍科龍集團從此就將在海信的控制之下。

        創維集團有限公司以香港創維數碼控股有限公司為龍頭,跨越粵港兩地,生產消費類電子的大型高科技上市公司,是中國三大彩電龍頭企業之一。創維成立于1988年,初期名稱為創維實業有限公司,主要生產電視機遙控器。1992年成立創維集團有限公司,并獲得彩電生產許可證,開始生產彩電、VCDDVD,家庭影院和衛星接收機等產品。2003年產銷彩電820萬臺,影音產品及數字機頂盒200多萬臺,銷售額120億元,出口創匯2億多美元,經過十幾年的奮斗,創維已成功挺進世界彩電十大品牌之列,并認定為“中國名牌”產品和中國馳名商標,是中國百強電子企業的核心成員。

        但是這個在中國暢通無阻的家電品牌卻在香港重重的摔了一跤!20041130日下午,市值60億港元的香港上市公司"創維數碼"在宣布業績前夕,其設在香港的辦事處總部突遭香港廉政公署調查,帶走"創維數碼"董事局主席黃宏生,董事和財務總監等10,懷疑他們涉嫌貪污詐騙和挪用資金,同時涉嫌在申請上市前,曾經偽造會計記錄.

        為什么都是廣東的企業,廣東企業在為誰哭泣?

        九.廣東人在世界的哪些地方開拓?

        廣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先行軍,在接受國際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在與國際接軌,在開拓國際市場方面應該走在全國的前列,但是現實的情況并非如此。

        當今海外華人華僑3000多萬,其中祖籍廣東的就有2000多萬,因此有人說世界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廣東人。早期廣東人都有很強的開疆括土的精神,遠渡重洋,在異域他鄉立足生根。但是到了如今,富裕了的廣東人卻開始缺失開拓的精神,偏居南海一隅,缺乏走出省門,走出國門的勇氣與魄力。

        廣東人固守廣東本省,不愿走出去創業。比如到春節也就是一二月份的時候,一般的省份的金融機構存款余額都是增加的,而廣東卻是減少的,如今年一月底廣東存款減少了119.06億,浙江則增加了314.41億,這是因為浙江在外省做生意的比較多,年底了都要匯回來,而廣東是別人在廣東做生意的比較多,所以匯出的比較多。

        浙江人以“善商賈”而聞名國內外。目前就有500萬浙商在世界各地經商辦企業。哪里有市場,哪里就有浙江人;哪里沒有市場,有了浙江人就會有市場。浙江人不僅在本地創業,而且足跡遍及海內外。最有代表性的仍然是溫州人。目前溫州在全國經商的有154萬人,占全市戶籍人口20%以上,還有40萬人在世界各地。截至2001年,在外的溫州人創造了563億元國內生產總值,相當于當年溫州本地國內生產總值的604%。溫州的打火機憑著價格優勢,打破了日本、韓國在國際市場上的壟斷地位,他們的金屬外殼打火機占到了全國市場的90%,世界市場的70%左右。溫州人在中國已經取代廣東潮汕人成為“中國的猶太人”。

        浙江商人在國際上開疆拓土,把國際訂單傳回本省,帶動本地經濟的發展。2004年進出口總額浙江達到852.3億美元,雖然遠遠少于廣東的3571.33億美元,只有廣東的23.87%,總量上浙江只有廣東的四分之一不到。但是在貿易順差上,浙江順差達到310.9億美元,廣東只有259.83億美元,浙江是廣東的119.66%,浙江繼續奪回全國第一。浙江800多億的進出口總額創造了300多億的順差,足以體現外貿質量。

        現在全國各地,無論是寒冷的黑龍江,還是南國的海南,無論是雪域高原上的西藏,

        還是在廣袤草原中的內蒙古,都有浙江人的身影。在國際上,僅法國巴黎就有數萬溫州人商人在那里創業。可是廣東人的身影在那里呢?在廣東的家里啖空調嗎?廣東的危機感在那里呢?

        缺乏國際化視野,固守本土的廣東人,在為誰哭泣?

        十.“9+2”泛珠三角,香港能救廣東嗎?

        在中國的版圖上,福建、江西、廣西、海南、湖南、四川、云南、貴州和廣東九省(區),位于我國的南部地區,直接間接、或多或少都跟珠江有關,與珠江流域的流向、與珠江最后流入南海而形成的經濟流向和文化有關。“92”模式最初一現身就令人吃驚——縱橫十余省,面積200萬平方公里,人口4.46億人,GDP超過46400億元。

        20037月,廣東方面提出“泛珠三角”的設想,僅逾十月,“粵桂湘瓊和閩贛,香港澳門云貴川”的首長就坐到了一起。“泛珠三角區域協作”具有國家戰略層面的意義,將為珠三角的發展拓展腹地。

        “泛珠三角”的設想提出是有一定背景原因的。對于香港來說,是因為自1998年金融危機之后,樓市不振,港人對經濟缺乏信心,要求香港經濟必須轉型。連接廣東和相鄰八省區的沿海高速公路網基本建成,而廣州南沙港的建設,深圳鹽田港和珠西等港口的發展以及廣州新機場的建成,這些都使香港處于珠三角的邊緣地帶,并沖擊香港的國際貨運中心的地位。

        廣東則面臨著長三角的壓力。從產業結構來看,長三角半導體、液晶等高新技術產業將廣東甩在身后。廣東的產業結構必須升級,才能成為世界“新工廠”。

        但是在泛珠三角的各省市經濟發展極為不平衡,廣東是全國最富裕的省市之一,而貴州則是全國最窮的省份,廣泛存在不同利益的競爭,而廣東對外投資能力不強,合作效果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顯現出來。

        從2001年中國加入WTO2003年《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CEPA)的實施,港澳和內地的制度阻隔基本消除。

        進入2004年,能享受CEPA貨物“零關稅”優惠政策,香港應為374個稅號商品,澳門則為311個稅號商品。這意味著原產于香港的產品競爭力更大,更加容易進入大陸。而產自廣東的產品將受到一定的影響。

        CEPA為許多原產香港商品進入內地市場消除了關稅阻礙,而且“香港制造”有較強的產地優勢,香港在營商環境上比廣東優良,從而使原產香港商品的產地優勢和市場環境優勢凸顯出來,進而可能引發部分港資企業或企業生產工序回流。

        鐘表、珠寶等高附加值產業的產品,內地市場的進口關稅都很高,零關稅給這類產品帶來的收益比較大,同時這些產業在內地生產的勞動力、廠房等成本節約意義不大,此類產業的部分港資企業可能回流搬遷;服裝業,“香港制造”的產地品牌優勢可以使其獲得較大的提價空間,同時香港在工人技術和產地品牌存在一定的優勢,一些港資企業的研發、設計、推廣類高附加值的生產工序回流香港也可能有所得益。

        CEPA的深入落實,將會使香港產品在內地有同樣的市場機會,促使香港對某些新的制造業投資,特別是對經濟環境要求高的高新技術產業投資,吸引力增強,從而促使香港成為廣東的有力競爭對手。而香港企業在本港投資的增加,必然減弱對外的投資,從而使廣東吸引的港資有減少的可能。事實上,這正變為現實。2005年上半年珠三角實際利用外資總額只有55.14億美元,增長僅5.30%,不敵長三角的145.00億美元。

        廣東的經濟使一種外源型經濟,外源有多大決定自己有多大。投資在廣東的外資主要是港澳資本,規模小分散,總體上不如臺資和跨國資本.港資所涉及的行業也以輕工業為主.廣東經濟總量中,外源型占了60%,而外源型中香港占了60%。全省是“兩個60%”,而東莞甚至是“兩個80%”。這證明了一點,雖然GDP是上去了,但錢都是人家的。外源型經濟靠外源,源有多大輻射就有多遠。實際上,香港這個源本身就出現問題了。香港自亞洲金融危機后經濟起伏波動,加上香港自身的產業空心化和嚴重的失業率就已使得其對外投資能力大幅下降。香港打個噴嚏,廣東就要感冒由于資金、技術、人才與市場都掌握在外源型企業手中,廣東的工業化進程將受到外部力量的制約。

        當“泛珠三角”,香港出現問題時,廣東靠什么救自己?當港資離廣東而去時,廣東在為誰哭泣?

        后記

        最后,我想說,作為一個廣東人,我真的不愿看到廣東在充滿激情與挑戰的21世紀里落敗,在改革開放深入發展的大潮中,在同兄弟省市的競爭中倒下。但是深陷十面埋伏的廣東,如同末日的西楚霸王,正處在四面楚歌的境地。如果不再深化改革,開拓創新,反省自己,居安思危,昔日的繁華終究會斷送在珠江口岸。曾經的改革英雄終會被歷史的滔滔江水所洗刷。

        纖纖玉指,撥千軍萬馬,擊刀光劍影。在方寸之內,在四弦上下,圍一座古城。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所有的天機,靜待指間,一觸即發。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從鴻門開始,勝負已定。

        鐵馬雄風,人杰鬼雄,終愧對江東父老。去留在槳波上,存亡在呼吸間。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成王敗寇,千古悠悠……

        霸王別姬,空垂的淚,為后世的誰哭泣?

        一曲《十面埋伏》道出霸王的無奈,更說出歷史淘汰英雄的殘酷現實。在這個全國都在發展,跑的慢了就是落后的時代,廣東是雄鷹折翅而舔血高飛,還是自刎于珠江?

        廣東今天的局面讓人落淚,但是廣東又在為后世的誰哭泣?
      責任編輯:manager
      top
      合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