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vhceb"><listing id="vhceb"><nav id="vhceb"></nav></listing></small>

      <tbody id="vhceb"></tbody>
      <code id="vhceb"><delect id="vhceb"></delect></code>

    1. <tbody id="vhceb"></tbody>
      <small id="vhceb"><div id="vhceb"></div></small>
      <small id="vhceb"></small>
    2. <small id="vhceb"></small>

      成本管理重要的是要認識成本

      發布日期:2008-03-26
       
       
          成本管理的難點不在于成本本身,也不需要多少技巧,而在于對成本的認識!
          好象是從前年開始,李踐的“砍掉成本”開始流行!中國商人特別鐘情看得見的利益,又尤其喜歡“控制”(控制會帶給他們快感和安全感)——“砍掉成本”可以同時滿足這兩個“要素”,流行也就不足為奇了!企業應當降低成本,這個論斷的正確性就好象數學里的“公理”一樣,是不言而喻、毋須證明的;李先生教導的“刀法”也確有一些技巧,但企業成本控制的難點卻并非對這一觀點本身的認識差異,也不在于是否具有足夠的技巧,而是在于對對“成本”的理解和認識上。原則上講,企業里的成本費用可以分為投資性成本和費用性成本,但它們的區分并不容易——哪些是投資性成本?哪些又是消耗性費用?哪些應該“砍”,哪些不能“砍”?要“砍”到什么程度?如果這些問題不能正確認識,那再好的“刀”法也只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把式”。如果因為降成本而砍掉了“投資”,那無異于自斷經脈,就更加得不償失了!
          08年第3期《銷售與市場》刊載的《戰略性節約與戰術性浪費》一文,借韋爾奇的三大經營理念,對此進行了深入的分析,下面為該文摘要、點評:
          中國的許多大型企業已經陷入了成本的陷阱,不僅向供應商施加壓力,同時對員工盡量壓榨,在各種生意的必須支出中消減一切能夠節省的成本。比如,超市冷凍食品柜的冷凍溫度并不是食品保存應該的溫度,因為要節電。不僅企業,消費者也容易陷入成本陷阱,比如,給孩子買便宜的鉛筆,結果是寫幾個字,筆芯就斷,因此不斷地削,結果一支鉛筆僅用3天,而價格稍微貴上25%的鉛筆,卻完全可以用上一個月。
          ——不錯,按照佛教觀點,對任何事務的過度“執著”,都會成為“陷阱”。很多中國企業之所以陷入成本陷阱,與成本控制的功利性和效果的顯著性——其實是一種急功近利的短視行為——有關。
          韋爾奇管理思想的核心:在商業決策中,首先考慮收益,甚至為了將得到收益而付出明顯較多的成本。
          ——成本有投資性和費用性兩種,并且它們的區分并不明顯!如果因為降成本而砍掉了“投資”,那無異于自斷經脈!
          韋爾奇的管理本質是相對成本概念。不是多和少的相對數量概念,而是值得與否的“價值”取向。
          ——投資性成本與收益是對應的。我們要做的,是讓成本合理化,收益最大化,隨意地一“砍”了之是最簡單、也是最不負責任的做法!
          在斯隆管理學院第一課下課前,韋爾奇拋出一個問題:省錢在企業中什么時候是錯誤呢?一個貌似簡單、細究卻足以決定一個企業的百年戰略的問題。任何時候,都值得企業家們思考。
          ……
          這個問題的深刻性表現在:問題是簡單的,而沿著這個思路的思考卻非常廣泛、長遠、深刻,深刻到足以決定一個企業的百年戰略。
          ——深刻的東西從來都是立足長遠的!中國人之所以不喜歡“深刻”,原因似乎也就在于此!
          通常情況下,省錢給企業帶來的都是災難,只要以絕對成本為唯一導向,該企業在行業的競爭力立刻就開始走下坡了。
        ——帶來災難的不是“省錢”行為本身,而是這一行為所隱含的“貪婪”和短視!
          只要開始以節省成本為企業的主要事務,其必然不會獲得一流的原材料,不會獲得一流的設備,不會獲得一流的人才,不會獲得行業內質量卓越的產品,自然不會成為同類產品中領先的、一流的產品,自然不可能擁有同類產品中較高的定價的能力,也就無法得到期待的收益。在韋爾奇看來,這就是商業社會中鐵定的規律。
          ——中國的企業大多喜歡喊“卓越”、“一流”之類的口號,但也僅限于口號而已,當真不得!
          企業高管如何看待成本,在他眼中,成本是絕對的、唯一的,還是相對的、多元的?這個問題非常關鍵。韋爾奇的許多企業商業策略、管理策略、決策依據的本質首先就是這一條。如果對這一條沒有透徹掌握,說實在的,其他的韋爾奇用過的管理方法在中國并不適用,即使學了,也不過是東施效顰,照貓畫虎,完全是安慰自己的精神藥物而已。
          ——韋爾奇“誣蔑”中國人“好象在演戲”!其實,中國人從來都沒有從韋爾奇那里學到過什么,正如他也不可能從中國找到滿意的弟子一樣!巨大的文化差異,偉大的韋爾奇難以跨越,中國的企業家也就更不敢奢談!
          中國企業曾經面臨過許多美好的市場機會,當機會較多時,對決策的質量要求不需很高:場子里有的是靶子。隨著機會的減少,競爭激烈程度的提高,靶子越來越少的時候,對射擊水平的要求就高了。中國多數的企業家缺乏密集的決策水平的訓練,甚至只能依靠自己摔跟頭來學習,支付的代價越高,日后敢于繼續投入的可能性就越小。惡性循環決定著中國企業的壽命。
          ——對于摔跟頭,中國人美其名曰“摸著石頭過河”、“花錢賣教訓”,其實不過是老板們缺乏戰略和失敗后自欺欺人的“遮羞布”!如果你聽得下去,他們還會說:“從哪里跌倒,再從那里爬起來”,可實際結果卻是:“從哪里爬起來,又從那里跌倒”!這樣的循環,中國的企業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真讓人哭笑不得!
          很多事物:比如:誠信,人才,培訓,最昂貴的卻也是最節省的——只有理解了這個貌似矛盾的論斷,中國企業才能走出“富不過三年”的惡性循環!
      注:以上信息來源于“中國金融網”
      責任編輯:manager
      top
      合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