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vhceb"><listing id="vhceb"><nav id="vhceb"></nav></listing></small>

      <tbody id="vhceb"></tbody>
      <code id="vhceb"><delect id="vhceb"></delect></code>

    1. <tbody id="vhceb"></tbody>
      <small id="vhceb"><div id="vhceb"></div></small>
      <small id="vhceb"></small>
    2. <small id="vhceb"></small>

      增加快樂的簡單方法

      發布日期:2013-10-25
      作者:托尼·施瓦茨
       
        近幾周我的心情都很好。這并不表示我過去郁郁寡歡,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還不錯,但我現在談的是另一個境界,接近歡欣鼓舞。
       
        有許多外在因素可以解釋我現在的感覺,但仔細回想,我覺得外在因素遠不及我內在改變來得重要。
       
        這是因為我做了一個刻意的小小轉變,也就是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和凱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兩位教授在他們的著作《推力》(Nudge)中所謂的“輕推”(nudge)。現在就斷定這效果能否持久還太早,而且我也不可能永遠處于這種亢奮的狀態,但一個看似簡單的概念卻是:我們所作的小小選擇往往會有重大的影響。
       
        我的轉變始于颶風桑迪后,我家停電長達十一天,這期間我在不同的五個地點,睡了五張不同的床。剛開始我感到一團混亂,接著一些事發生了。
       
        因為這一切,我終于學會重要的一課:不該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即使是擁有一個溫暖可睡覺的地方,也并非理所當然的。
       
        當我知道我們公司員工花了一天的時間,幫助兩位單身、退休、住在紐約市法洛克衛(Far Rockaway)水上的女士清理她們被洪水侵襲的家園時,我這種感覺更是發自內心。兩位女士無法想象該如何重建她們所失去的,因為她們幾乎失去了一切。這真是令人心碎,即便如此,她們還是很堅強地決定重建。
       
        我開始問自己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我的生活中有什么事是對的?”我每天都要做那件事,而且做好幾次。
       
        直到我回到家一個月后,我發現自己仍會在早晨爬出被窩時感謝有暖氣,在晚上回家時感謝照耀著我的燈光,我試著不把生活中最基本的滿足視為理所當然。
       
        但不僅只于此。我也開始問自己:“我周遭的人做對了哪些事?”或者,更明確地說,“我如何才能更懂得欣賞別人的優點?”我在生活中常不自覺地采取另一種角度,只看到別人刺激我、令我沮喪、或惹我生氣的地方。直接下判斷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占上風的快感可以讓我們避開屈居下風的可怕感覺。
       
        不久之前,一個我在工作上認識的人曾公開說他不喜歡我。我反擊說他過于自私自利、自我為中心、自我滿足。為了扳回一局,他繼續說,這些特質也是他不滿意自己的地方,所以他將這些特質送給我。我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但這些話還是很傷人,沒有人喜歡被批評或被人討厭。
       
        但是,當我回想這件事時,我發現我長久以來對他也有相同的感覺,因為相同的原因。那些我指出的特質,我也在自己身上看到,而且我也不喜歡。
       
        上個星期,為了找出彼此的共同點,我們決定一起吃頓午飯。我赴會前下定決心,要看看他最好的一面,而非最糟的一面。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這一點也不難。我發現他既有魅力,又體貼、真誠。我相信他對我也有一樣的感覺。
       
        我“輕推”了自己,方法就是做了一個簡單的決定,要轉變我的關注焦點(或許他也是如此)。我吃完午餐離開時覺得好極了,不僅因為我覺得我們之間建立了如此強烈的聯系,也是因為一個簡單的舉動帶給我如此不同的經驗。
       
        其他的事對此種感覺也有貢獻:我能夠抗拒想要自我防衛的感覺。當然,我可能是自我中心又自私自利的,但這并非全部的我。我的不完美只是部分的我,但并無法定義我這個人。這并不是一個零和或二選一的游戲,但我通常假設它是。
       
        就像我選擇看別人的優點,我也開始懂得欣賞自己的好處,卻不必假裝我沒有需要改正的缺點,包括我好批判的傾向,這真是有點諷刺。
       
        當我越能接受自己—也越能擁抱希臘左巴(Zorba the Greek)所稱的“全災難”(the full catastrophe,即使人生充滿各種悲歡離合,都應該樂觀面對,這才是人生的極致——譯者注),便發現自己越能對別人仁慈。
       
        過去幾周我發現生命中的曙光,只因我稍微轉移我的注意焦點。我能夠聚焦在我能欣賞、擁抱、慶祝的事物上。這種能量是有傳染性的,我分享得越多,就回收得越多。我已經用良性循環取代惡性循環。
       
        持久的改變并不容易,我不想欺騙自己今后的每一刻我都會有相同感覺。真正嚴峻的考驗是,當真正困難的時刻來臨時,我還能如此嗎?但我已經見識到回報有多可觀。
       
        在你的人生中什么是對的呢?
       
        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The Energy Project 首席執行官
       
        原文請見:A Simple Way to Increase Your Joy
      責任編輯:manager
      top
      赖子棋牌